彭博全球首席经济学家表示当前高通胀并非经济过热所引起

投资小帮手 2021-07-29 09:20:13 379 腾讯财经

 即略低于6%的增速。美国较之中国并没有落后太多,他们依然处在迅速复苏的阶段当中,我们预计这一阶段会一直延续到今年的第三季度。欧洲则又一次落后得更多一点。欧洲诸国的经济只是刚刚进入迅速复苏阶段,对于他们,我们预计其下半年的经济增长速度将超过上半年。
 
问:展望2021年下半年,你认为当前经济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什么?
 
Tom Orlik:在过去几个月时间当中,最让金融市场担忧的一直都是通货膨胀。美国的消费者价格指数(CPI)冲上了5%,为多年以来的最高水平。我们的判断是,通胀带来的挑战其实只是暂时性的,它是经济迅速重启后出现的种种问题的产物,而非经济过热的产物。因此,我们认为,在美国和一些其他主要经济体,通胀在下半年将继续保持高水平,但是考虑到失业率居高不下,我们并不担心会出现持续性通胀。
 
我们主要的担心现在依然在于疫情本身。我们已经看到,正如印度所证明的,Delta变种病毒完全可以席卷一国全国,迫使经济重新回到封锁状态,跌入深度衰退。现在,我们已经注意到,一些可怕的迹象显示,Delta变种病毒正在迅速蔓延到其他国家。总而言之,今年下半年的头号风险就是,新冠疫情不单单是属于2020年的悲剧,而是会绵延到2021年的问题。
 
问:你刚刚提到了通胀预期,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,希望能够就此多展开一些讨论。消费者价格指数(CPI)之类通胀数据,其同比增幅已经冲上了5%,令人吃惊,可是美国的货币政策制定者美联储却依然坚持说高通胀只是暂时的,将逐渐消逝。可否更详细的展开谈谈你对此的看法?你认为价格压力是否会长期、持续存在?有关各方是否有什么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?
 
Tom Orlik:我们的看法是,虽然通胀在2021年上半年走高的幅度确实超过了预期,但是如果你深入研究各种细节,就会发现,那主要是源于各种经济重启相关因素,是重启在短期内推高了通胀。
 
要出现持续性的高通胀,首先必须上演劳动力市场火爆、工资上涨的一幕。这当然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,比如我们完全可能在2022年走到那一步。只不过,站在当下的2021年,还有成百上千万的人因为疫情失掉了工作,现在正在努力求职,因此我们认为,劳动力市场距离过热还远得很。总之,我们现在并不会过分担心通货膨胀的进一步恶化。
 
问:回到宏观经济前景方面。你刚刚提到了Delta变种病毒,这种变种病毒要比其他的更易于传播,也更危险。那么,在你看来,疫情可能的复发,以及疫苗的部署,这些对于下半年的宏观预期的影响到底有多重要?
 
Tom Orlik:至关重要。中国2020年的经验已经证明,想要让经济重归增长轨道,有效控制住疫情是头号前提。现在的美国也证明,只要一个国家能够成功让大部分人口接种疫苗,趋近于群体免疫,经济就可以迅速复苏。我们在印度第二季度的变故当中则看到,如果疫苗接种不够迅速,变种病毒肆虐开来,就会造成巨大的麻烦。因此,那些在疫苗接种方面取得了更大进展的发达经济体处境要相对安全,而那些无法取得同样进展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,Delta变种病毒便意味着非常重大的风险了。总而言之,疫情依然居于焦点位置,是各国经济政策制定者们面前的主要挑战,也是经济复苏路上的主要风险。
 
问:现在,一些人担心K型复苏问题,也就是所谓的复苏分化,即少数人迎来繁荣,而其他大多数人则处境每况愈下。你对这种K形复苏怎么看?我们现在正处在这种形态当中吗?
 
Tom Orlik:是的。如果我们单看国内生产总值数据(GDP),似乎复苏应该是V型的,虽然形态多少显得怪异,但是大致如此吧。在2020年上半年,经济产出暴跌,而从下半年又开始复苏,到了2021年,许多国家的产出已经回到了疫情前的水平。显然,这看上去已经满足了V型复苏的定义,只是我们还必须更细致地观察产出,以及收入是如何分配的,这便是令人担心的地方所在。
 
疫情的影响就在于,大者愈大而小者愈小,富者愈富而贫者愈贫,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。比如在企业领域,就出现了所谓亚马逊效应。那些依靠实体客流量的小零售商正在被排挤出局,而大科技平台却表现越来越好。换个角度,从家庭或者个人层面着眼,我们会看到,那些之前就拥有高薪工作的人大多都可以远程上班,因此也可以保住自己的工作。而那些收入较低的人往往是处在服务业领域,而疫情期间这些领域的就业机会大幅削减。总之,不管是从企业结构,还是从家庭贫富差异的角度,都不能不遗憾地承认,疫情已经成为了导致更大不公,造成社会和经济更严重分裂的推手。